异界大陆修真小说_穿越异界小说排行_果仁阅读

书荒推荐喜团圆by王姝新章节抢先阅读

来源:812|小说:喜团圆|时间:2023-03-18 17:42:11|作者:王姝

热门好书《喜团圆》是来自作者王姝最新写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,文中主角是谢昭王姝,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、设置悬念、前后照应,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。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,让我们一起来看吧。我打开长匣子一看,正是我当初让人换下的步摇,李凝月是故意向我......

喜团圆谢昭王姝

我打开长匣子一看,正是我当初让人换下的步摇,李凝月是故意向我示威呢。

我把玩着手里的这根假步摇,忽然笑了出来。

有意思。

真是太有意思了。

比起蠢蠢的李凝月,我倒是更喜欢上辈子后面被历练成功有点脑子的李凝月。

这枯燥的生活总得找点乐子,不是吗。

我已经开始期待了。

李凝月拉了一个替死鬼出来,说是庶姐妒忌她,故意给她的马下药了,所以她才撞到了我。

一翻声泪俱下的陈情,不光为她重新找回了名声,更是赢得了怜爱。

我最近没有出府,一直在家里为上巳节筹备。

上巳节这天,踏青赏景后,众人都要准备一个节目表演给陛下皇后娘娘看,头筹可以向陛下提一个要求。

上辈子李凝月买通了兰草,知道了我准备的是作诗。

她刻意等到最后表演,念了两首旷世佳作,令天下人都振聋发聩,折服于她的才情。

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
娉娉袅袅十三余,豆蔻梢头二月初,春风十里扬州路,卷上珠帘总不如。

两相对比之下,我自然是相形见绌,技不如人。

我被迫成了衬托她的小丑。

可后来我仔细想了想,李凝月足不出户,从来没到过扬州,更别说秦楼楚馆了,她如何能做出这种写歌伎的诗?

难不成她还去扬州嫖过?

所以十有八九,是找人代笔。

兰草从外面回来,主子,如您所料,李凝月果然找上了我,并且还用兰草爹欠的赌债对我威逼利诱,让我帮她打听您上巳节准备表演的节目是什么。

我一边听一边下棋,执白棋落下最后一子,黑子满盘皆输。

我笑着收捡棋子,只可惜,她不知道真正的兰草早死了,你是红叶。我将你这步棋安在这里等候多时,如今总算是派上了用场了,你明天去告诉她,我准备作诗。

我把上辈子李凝月念过的诗写了出来,让兰草誊抄了一遍,还刻意让她誊抄错了几个字,你明日见李凝月的时候,就把这个给她,说我整天在闺房里念这两首诗。

第二日兰草回来后告诉我,李凝月在知道了之后大笑不已,骂我是蠢猪。

左等右等,终于等来了上巳节,进宫时我和李凝月的马车并在了一起,巷子路窄,只能容一人过去。

李凝月撩起帘布,冲我温柔一笑,姐姐,妹妹赶着进宫给皇后娘娘送东西,可否让我先过?

只要不是赶着去死,我让让你又何妨呢。

李凝月眼角眉梢得意的笑瞬间滞了下去,她看了我一眼,摔了轿帘,让车夫赶紧走。

兰草在我耳边骂道:您身份比她贵重多了,她怎么敢这样欺辱您!

我笑笑,想起今晚的宴会,不由期待起来,无妨,且让她先得意得意,让她尝尝登高跌重的滋味才好受呢。

给皇后娘娘请完安之后,便开始按照父亲的官职挨个上前了。

原本浮雪过了之后该我,我向皇后陛下请求留着最后压轴,李凝月闻言眼里的讥笑涌现,轻蔑的意味浓重。

不知道姐姐准备的压轴节目是什么呢,想必肯定很厉害吧。

我自然是比不上妹妹的才情的,妹妹一首《钗头凤》可是冠绝京城呢。

她笑意止不住地从眼角眉梢飞了出来,那是自然。

后头几位表现完了之后就轮到李凝月了,如我所想的那样,她为了压下我让我出丑没有好的诗可以念,又把自己上辈子的拿出来两首诗念了起来。

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
娉娉袅袅十三余,豆蔻梢头二月初,春风十里扬州路,卷上珠帘总不如。

她念完趾高气扬俯视我,得意至极,我故意装得惊慌失措,李凝月几乎要笑出来了。

我不动声色地暗示浮雪。

浮雪按照我提前给的话术,红着脸羞恼道:李家妹妹你是疯了吗,你怎么能在父皇和母后面前念这种写什么歌伎的词,什么豆蔻梢头二月初,这里在座的不少是还没及笄的姑娘呢!难不成你去扬州找过妓女?!真是羞死了!

浮雪涨红着脸,对着陛下和皇后都要哭了,父皇母妃!女儿还云英未嫁呢!真是!有辱斯文!

陛下脸色几经变换,皇后则是已经冷了下去。

在场的不少姑娘都不自在地垂下了头,李凝月始料未及,怔愣地站在席间,结巴着找补:我,我再做别的诗!

陛下没说话,皇后冷冷道:你先坐下吧。

这话就是让她下场了。

李凝月怎么会甘心。

我在她开口之前起身,对皇后陛下拜了拜,李姑娘足不出户,又未婚配,怎会懂秦楼楚馆那种地方的歌伎,这诗恐是找人代笔,娘娘和陛下宽厚仁慈,念在她是初犯,便饶过她吧。

李凝月怒火滔天地看着我,呼吸都气得不稳当了。

她若是顺着我的话承认了,那么就是承认了自己代笔。

那样,众人自然会念想,她火遍大江南北的《钗头凤》也是找人代笔了。

可若是她不顺着我的话,不承认自己是代笔,她又拿什么来解释自己一个在长安足不出户的高门嫡女,怎么能做出这种怀念扬州歌伎的诗呢。

我为她铺好了两条路,无论是哪一条,都是百害而无一利。

她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了,她已经入了我的瓮了。

这是一场我为她精心为她制作的死局。

我倒要看看她该如何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
关键字: